江山文學網-原創小說-優秀文學
當前位置:江山文學網首頁 >> 柳岸花明 >> 短篇 >> 江山散文 >> 【柳岸】月光下的老窯(散文)

精品 【柳岸】月光下的老窯(散文)


作者:水墨靈溪 秀才,1306.20 游戲積分:0 防御:破壞: 閱讀:435發表時間:2020-03-24 14:56:23


   聽見流水聲響的時候,我已看到那道坡。彎彎曲曲的,延伸到大山的肩膀上。
   坡上的那顆老槐樹枝繁葉茂般原樣還站在原地。幾只雜色的狗四腳朝天地臥在樹根下。風一吹來,它們就把那機靈的腦袋使勁地往外探。
   槐花飄香,遠遠的就流入了喉嚨里。
   天近擦黑,我回到了村莊。此時,圍攏在村口大牌匾下一起閑談的幾個鄉人正在揮手慢慢散去。一家大人拉扯著一個倔強的孩子正往村衛生室走。快到門口時,那個孩子想掙扎著要往外跑。
   泛白的燈光下,一個身穿白大褂帶著很高度數眼鏡的年輕人笑嘻嘻地打開了門。
   一道微弱的光線閃射在了我的眼簾中。
   此時,行駛的車子正好停佇在廢棄小學校門的過洞口。狹長的村道上,遠遠望去,只剩下輕靠在牌匾下坐著的一個人影。我揉了揉被風沙模糊了的雙眼定睛看去,他正面對著的就是我看到的那道坡。這是用鄉里話說的,說是坡,其實是不寬的一條捷徑小路。
   坡路上,樹根下的狗兒突然群動了起來。緊接著,它們前前后后地搖晃著尾巴朝著屋前的河水結伴而去。
   天色漸濃,從坡頂墜落下去的殘照尚還在云天上播灑著最后一道剩焰。放眼望去,坡還是原來的陡,此時只是少了些許熟悉的腳印。
   我的腳下,流淌在村落兩岸的河,在圍墻的擋掩下,低了很多。唯一與從前不同的是,寬展的河面上,架起一座石墩鋼鐵橋。水從橋下流,人在橋上走。過了橋,河畔邊還是堆著那幾戶經年不變的人家。層層疊疊,堆砌在一起。夜,還沒有開始。一片灣上,只有一星半點的燈火閃閃亮著。
   橋身上依稀看著迎來了一個可移動的黑影。伴隨著它一同傳來的是幾聲清脆的拐杖觸地的聲音。我讓開了道,人影向我步步擁來。一步一拐,聽起來很是清晰。
   深河里有幾片蛙聲叫了起來。緊接著,河畔低矮的農家房屋里流出了一陣短促的嬰兒啼哭聲,煙火繚繞的灶房里忙碌的女人趕緊解下圍裙放下手中攪飯的勺子跑進了里屋。
   瞬間,屋里就傳來了一陣女人哄孩子的甜美的聲音。
   拄拐的人停在了我的跟前。黑暗中,她看不清我,我也看不清她。她定定地站立在橋東頭,目視著漆黑的長路。
   我倚欄而立。等著稍作歇息后再爬那道陡坡。
   “你是候婷吧!”一個顫顫巍巍的聲音問我。
   黑暗中,我知曉這句話是等候在橋頭的人發出的。
   “呃!”我邊回應邊向她踱步而去。
   白晝過盡。新月在整個村莊的山頂緩緩托起,薄薄的片片月光打在她蒼老的臉上。
   是老七嬸。多年不見,沒想到她還能叫出我的乳名。
   “你回來了,等會上家里去。七嬸家的炕熱乎乎的。”
   “我想上坡上的老窯看看。”
   “你大你媽沒回來?”
   “沒。說是中秋節前回來。”
   老七嬸輕聲“嗯”了一聲。月光下,她抬起手朝著眼眶邊擦了擦。
   我把眼眸移向通往村支部的路。
   牌匾下的人影還堆在那兒,一動不動。像極了一座門枕石。
   月完全圓了。明晃晃的像倒掛在天空中的一個圓盤。橋頭的前方,開拉煤車的后生們卸下了手里的方向盤口里叼著暗紅色的紙煙從長路上并肩走來。月光下,他們的身影歪歪斜斜。橋頭駐足的老七嬸還像往常一樣叫住了他們。“你們看見軍子了嗎?”幾個人停下了腳步,齊聲應道:“在后面哩!他趕著在澡池里洗熱水澡哩!”
   言畢,幾條長長的身影移向了遠處。
   老七嬸退了幾步回來。
   “你大的腳好些了沒?”
   “在家里將養著罷。不能多走路,走多了腳掌就疼。”
   “可是苦了孩子了。”
   說完,她連連哀嘆了幾聲。
   “軍子哥從部隊回來了?”我問老七嬸。
   “退役回來兩年多了。在煤礦上給尋了個活。每天我都站在橋頭等他回來,不然心老是懸著。”
   我能體會到老七嬸此刻的心情。就像當年母親站在垴畔上遙望從煤窯上父親歸來時的情景。
   河里的蛙聲還是此起彼伏,叫個不停。皎潔的月光下,村莊寂靜極了。
   臨走時,我囑咐老七嬸讓她早些回窯去。免得受了風寒。她艱難地在月光下轉過身咧著嘴說:“真是個好孩子哩!還跟小時候一樣討人疼。我鍋里給你做上顆糝糝飯和烤上了紅薯。晚間記得來這睡。等軍子回來我再給你倆溫壺熱酒。”
   一股暖流升騰而起。
   我踏著碎小的步子走上了上坡的路。穿過低矮煙筒上升起的炊煙,踩著質地疏松的土壤,一口氣我還是爬了上來。平視眼前,一排早已沒了燈火的窯洞在月光下隱隱若現。零零散散的炊煙從溝底升起,越過了山頂散在了無邊的曠野里。這排窯洞,前些年是何等的紅火熱鬧。沒幾年的時間,窯里的人撇下了她都搬去了城里。至此,住了二十年的窯洞閑置了下來。
   稍作歇息,還有一道小坡要爬。站立在上方望整個村莊,一覽無余。月光下,老七嬸還立在橋頭,黑暗中她像極了一根直直的橋桿。
   我又緩步走去。繞了一個小彎時,老窯出現在了我的眼前。整個院落空蕩蕩的,月光碎成一地。
   打開老窯的門,月光貼著我也擠了進來。拉開燈,老窯里的一切還是照舊置在原地。回來看老窯時,母親千叮嚀萬囑咐讓我幫她看看窗臺上栽種的花。借著昏暗的光暈看去,窗臺上母親擺設的那幾盆花早已枯的枯,死的死。
   一片凄涼浮現在我起伏不定的思緒里。偌大的村莊里,這樣的蕭條景致到處都比比皆是。
   沿著老窯的角角落落走了一遍,看了一遍。一時之間一些老舊的記憶驟襲心頭,涌上來的那真是段溫情的往事。我把掛在墻壁上那張灰白色的的全家照一一掠過,包括那張身穿婚紗早早遠嫁異鄉的妹妹。
   走出窯內,月光掛滿了院中老槐的枝頭。
   老窯是老了,月光下我看見窯面上的泥皮也剝落了一地。
   我走向另一孔窯洞。月光緊緊地跟著我。
   環顧完兩孔老窯,我準備下老七嬸家借宿。順便也想和軍子喝上二兩,聊聊他這些年在軍營的生活。
   下了兩處緩坡,老窯又看不見了。我癡癡地望著月光下的老窯,出了一會神。山風漫來,夾雜著時斷時續的人聲。我聽見對面山圪梁梁上有人在黑夜中呼喚。
   一陣熟悉的聲音劃過了天際遠方。
   我想此時憑空呼喚的就是當年母親想讓我娶的女孩。當然,她現在早已生為人母。聽母親說她遇人不淑,過早的就離了婚。不幸的婚姻讓她放棄了在大都市的生活。現在留守在村里支教。滿村上下教的僅僅七個學生。
   我想去看看她。可還是打消了這個念頭。
   女人不再呼喚了,她的孩子連奔帶跳的跑回了窯里。
   天色織成了一張巨大的遮天布。夜幕壓來,群山漸漸黯淡。四周圍傍村落山巒的輪廓也完全消失不見。下坡時,我聞到了從老七嬸家漂溢出來的烤紅薯的香味。
   我加快了腳步。
   月光下,慢慢地村落里老窯里的一盞盞燈火也亮了起來。

共 2454 字 1 頁 首頁1
轉到
【編者按】散文用第一人稱的寫法,敘述了“我”回到家鄉見到月光下的老窯感人場景。天黑時,我回到村莊,行駛的車子進過通往村子的拿到坡。其實就是一條捷徑小路。放眼望去,坡還是原來的陡,此時只是少了些許熟悉的腳印。唯一與從前不同的是,寬展的河面上,架起一座石墩鋼鐵橋,橋身上依稀看著迎來了一個可移動的黑影。伴隨著它一同傳來的是幾聲清脆的拐杖觸地的聲音,聽到問話聲,我才知是老七嬸,多年不見,她還能叫出我的乳名,和她寒暄幾句后,我得知她原來是在等著在煤礦上班的兒子回來。她熱情地邀請我等她兒子回來后去她家喝酒,頓時,一股暖流從我的身上升騰而起。我走上了上坡的路,一排早已沒了燈火的窯洞在月光下隱隱若現,遙想這排窯洞,前些年是何等的紅火熱鬧,沒幾年的時間,窯里的人撇下了她都搬去了城里。至此,住了二十年的窯洞閑置了下來。我又緩步走去,老窯出現在了我的眼前。整個院落空蕩蕩的,月光碎成一地。打開老窯的門,拉開燈,老窯里的一切還是照舊置在原地,觸景生情,老舊的記憶驟襲心頭,涌上來的那真是段溫情的往事。對母親的回憶,對曾經溫馨的歲月的懷念,一一涌上心頭,還有曾經的女友,仍在堅守在村里支教,雖然她只有七個學生。夜幕深了,月光下,落里老窯里的一盞盞燈火也亮了起來。散文通過描述家鄉村老窯的場景,描述出家鄉昔日美好時光,對舊時時光的無限懷念,對留守在家鄉的人們敬仰。散文情景交融,借物抒情,循序漸進,場面描述栩栩如生,給人遐想,令人感慨,引人共鳴!欣賞,問候作者!【編輯:劉柳琴】【江山編輯部·精品推薦202003250009】

大家來說說

用戶名:  密碼:  
1 樓        文友:劉柳琴        2020-03-24 14:57:35
  欣賞水墨老師佳作,為佳作點贊!
劉柳琴,邯鄲市作家協會會員。自幼喜愛文學,筆耕不輟,全國第二屆職工文學創作班學員。2012年榮登草根名博文化新人榜。已在多家網站發表作品近百萬字。
2 樓        文友:劉柳琴        2020-03-24 14:58:52
  月光下的老窯,是家鄉的縮影,是游子心中的風景!
劉柳琴,邯鄲市作家協會會員。自幼喜愛文學,筆耕不輟,全國第二屆職工文學創作班學員。2012年榮登草根名博文化新人榜。已在多家網站發表作品近百萬字。
3 樓        文友:劉柳琴        2020-03-24 14:59:18
  恭祝創作豐收,期待更多佳作點綴柳岸,展示你的風采!
劉柳琴,邯鄲市作家協會會員。自幼喜愛文學,筆耕不輟,全國第二屆職工文學創作班學員。2012年榮登草根名博文化新人榜。已在多家網站發表作品近百萬字。
4 樓        文友:圈圈是句號        2020-03-26 17:15:09
  我隨著你的文字,在漆黑的夜里看老窯的點點燈光。
隨性而活,性如流水
共 4 條 1 頁 首頁1
轉到
手機掃一掃分享給朋友
分享按鈕 篮球竞彩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