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學網-原創小說-優秀文學
當前位置:江山文學網首頁 >> 淡泊寧靜 >> 短篇 >> 江山散文 >> 【寧靜·正】會擺渡的石頭(散文)

精品 【寧靜·正】會擺渡的石頭(散文)


作者:嵐亮 秀才,1442.56 游戲積分:0 防御:破壞: 閱讀:1424發表時間:2020-03-24 14:55:11
摘要:有人說,石頭與花都是有生命的。花心是花的,因而會一歲一枯榮。石心是誠實的,因而不朽。文字與歷史刻在石頭上,文字與歷史也因此不朽。 ——題記


   一
   天空中有多少顆星星,大地上就有多少塊石頭。
   我的眼睛追隨我游歷的腳步,見識過不少深藏于天南地北,靈山秀水間的奇巖怪石。
   我見過“佳人成古石,蘚駁覆花黃”的“望夫石”,“青石一兩片,白蓮三四枝”的“蓮花石”,“明月松間照,清泉石上流”的“流水石”。在長白山乘槎河河口,還見識過演繹出《紅樓夢》的“補天石”;在黃山光明頂,也曾領略過危危兀立于平天矼上“飛來石”的風姿。
   發現會擺渡的石頭,卻是純屬來自偶爾。
   那一年,文聯組織我們到月亮溪采風。一行人徒步至一野渡,遇上“野渡無人舟自橫”。渡口無擺渡的艄公。渡船泊在對岸的蘆葦叢中,惟一條纖繩緣一條長長的水蛇,隱約在水里,從彼岸透至此岸。
   有年輕的小伙子去拉纖繩,像拔河般使勁一拔,渡船便從溪面上漂了過來。不料剛到溪中央,纖繩斷了,失去引力的船兒遂在溪潭上蕩起了悠悠來。
   時值隆冬,清凌凌的溪水冷得刺骨寒,潭水又深,眾人站在溪灘上搓手跺足,望船興嘆。
   “有了!”就在大家一籌莫展之際,他突然靈光一現地叫了起來。
   他在溪灘上撿起一塊長條形的鵝卵石,綁在纖繩的一端,然后把石頭和纖繩遞到我的手上,說:“你當過兵的,把石頭扔到船上去。”
   我用右手握住石頭,左手抓住纖繩的另一端,目測了一下,在水中打蕩的渡船離我約廿五米左右,遂舉起鵝卵石像投手榴彈般朝渡船甩去。頭兩次,不是太遠就是太近。第三次,但聽“嗖”地一聲,接著又“咣當”一聲,石頭就不偏不倚地落到船艙內。然后,我抓緊繩子,小心翼翼地往岸邊拖。
   渡船乖乖地靠岸了,大家一片雀躍歡呼。
   他無比感慨地說:“這是文學史上的奇跡,一個嶄新的發現——會擺渡的石頭。”
   說者無心,聽者有意。聽了他的話,我的心頭呯然一動。
   溪灘上鋪滿大大小小、形形色色的石頭。散散落落的,是那些猶如史前巨蛋般的大石頭;密密匝匝的,則是碗卵般大小的鵝卵石。
   有人說:“世界上沒有兩片完全相同的樹葉。也沒有兩塊完全相同的石頭”。灘溪上的石頭,形態和色澤各自不同,千奇百怪。青的如墨,紅的如火,綠的似翡翠,白的似瑩玉,有的石頭上還神工鬼斧般地嵌著山水畫圖,流云飛霞,奇珍異獸……
   然而,它們都擁有一個共同的特點,就是無手無腳無眼無嘴。它們的生命是靜止的。
   石頭,居然是一個擺渡者?
   于是,我就開始琢磨起他的話來了。
  
   二
   他是我的恩師。他究竟是怎樣的一個人,我已專門寫文介紹過,今天沒必要重復。為了寫這篇文章,有兩點必須要予以補充。
   一是他的筆名。他的筆名叫“鵝卵石”。一個溫爾文雅、滿腹經綸之人,竟然取了這么一個“雅號”,太奇怪了。
   按我說,他性情淡泊,少為農家子弟,平時極愛田園,好讀書,好鉆研,好學生,好吟頌,好花木,好種菜,好翠竹,好清茗,好雜藝。分明是一個書蠧詩魔,卻從不張揚;分明是懷有四海凌云之志,卻隱守桑麻,極少外出。他應該叫隱士才對。
   以前,我在私下曾問過他:“您取鵝卵石為號,寓意何在?”
   他笑道:“并無深刻高遠之意,純屬信手拈來。”
   他這人就這樣,要是學生找他提問解惑,甚是耐心細致。但凡觸及他自己的心事,就緘口省言。
   二是他的性格。他外表看上去斯斯文文,一派文質彬彬的書生模樣,但內心卻是個品性特強的人。他風骨峭峻,鐵骨錚錚,剛直不阿,仗義執言。
   在那個不是東風壓倒西風,就是西風壓倒東風的年代,學校里經常開批斗會。一次,有別有用心之人把矛頭對準了老校長。老校長是個南下干部,舉家拖口地扎根在偏遠山區,為振興教育事業嘔心瀝血,是人人公認的孺子牛。那人卻在全校師生大會上像瘋狗般躥出來,朝老校長身上亂潑亂咬。他看不下去了,沖上臺去,一番慷概激昂、言辭犀利的演講,讓臺下掌聲雷動,硬是把那人灰溜溜地趕下了臺。
   事后,老校長特地找他致謝,并有意提拔他。
   他說:“你不應該感謝我,你應該感謝善良和正義。你如果為此事重用我,我會視為這是對我人格的污辱。”
   但是,但凡涉及自己的利益,他又毫不在乎。有人說他清高,他一笑而之。有人說他狂妄,他一笑而之。他的教學成績最好,教研成果最多,但每次評先進,皆與他無緣,他也一笑而過。學校分宿舍了,幽靜的,通風的,陽光明媚的,寬敞明亮的,皆被他人占走了。他宿在陰暗的,漏雨的,狹窄逼仄的,柴油機突突喧囂不停,黑煙熏得鼻子滴墨的角落里。師母埋怨他老實,他還是一笑而過。
   難道他就是一塊默默無聞,讓人隨性踩踏擺布的石頭嗎?
   他是一個奇人。一個心生蓮花、口吞珠璣之人,我實在無法把他與老實的石頭聯系在一起。可他的心地又切實像一塊石頭,一塊小小的石頭。雖然它沒有聳立在高山之巔,鑲嵌在皇宮寶殿,卻平平凡凡地甘愿把自己砌在小橋下,筑在道路上,供人行走,擺渡生靈。
   然而,讓我搞不懂的是,他為何不叫石頭,而叫鵝卵石呢?
  
   三
   那次,我趁他難得有好興致,一路上遂與他探討起石頭來。
   畢竟是師生情深,彼此之間,心有靈犀。我們共同的認識是——石頭并非冷血。它是有生命的,而且有呼吸,有溫度,有情感,有言語。
   只是石頭成長的歷程過于艱難。它們埋藏在深深的地心,隨著一場烈焰沖天的火山爆發躍出地面。之后便是億萬年的風化剝蝕,冰川流水,重力崩塌,造化成了一個個或嶙峋、或圓滑、或大或小的精靈。風聲是它的呼吸,陽光是它的溫度,深沉是它的情感,沉默是它的言語。一夢萬古,一醒億載。
   我說:“世上的石頭有千萬種,你為何看好鵝卵石呢?”
   他說:“鵝卵石多處于河谷地帶,江溪之中。我以鵝卵石為筆名,理由有三。一為初心。質本潔來還潔去,愿與清流為知音。二為低處好安身。高處風太大,高處不勝寒。三為修心養性。我個性太強,以鵝卵石為座右銘,石心可以不改,但棱角必須打磨,以免四處碰壁。人生如石也!”
   前面的話很好理解,但后面那句人生如石又讓我疑惑了。
   “每一個石頭,都是一個人生,每一個石頭,都擁有自己的歷史和故事。”他見我愣住,笑道。
   一語點醒夢中人,我驟然開悟了。
   是呵,每一塊石頭都是一部無字天書。凡人是難以讀懂它的。只有太陽月亮,云霞星斗,風霜雨雪,高山流水才是石頭的知音。它把迷底交給了歲月滄桑,歲月把它皺褶成歷史。
   因而歷史,時常到石頭上放歌。趙州橋上的石頭,彌漫了千年的變幻煙云;紫禁城里青巖玉石,慣看了多少江山社稷的中興衰落;蘆溝橋上石獅子,銘記了一段用鮮血染紅的血淚之史;西子湖畔的小石們,見證了梁祝的化蝶,目歷過斷橋邊斷魂的仙子一夜青絲如殘雪……
   一往情深的,可化為石。心生蓮花者,亦可化作石。石頭,可以從天外飛來,亦可土長土長。他山之石,可以攻玉;當地之石,足可圍城。
   就像人,每塊石頭都有各自的追求。高聳入云的,去擎起一片天空;崢嶸奇偉的,到中流擊水;玲瓏剔透的,供權貴觀賞;千姿百態的,造一方風景。更多更多的,是那些普通的石頭,它們像那些流浪的人兒,散落在荒野,在溪灘,在深山……然而,它們又是顯得那么不平凡。要是沒有它們的普通,這世上那來的特殊;要是少了他們的平凡,怎顯得奇石的偉大。
   大地不可無石,要不,大山如何挺立。家國不可無石,否則,焉能巍立不倒。人呵,更加不可無石,不然,那來撐天傲骨。
   我終于大徹大悟——他就是一塊既平凡又神奇的石頭!這塊石頭是會擺渡的。歲歲年年,他不僅擺渡自己厚實的人生;朝朝暮暮,也把我們學生一批又一批地擺渡至理想的彼岸。
   我想等到將來的某一天,也把他的名字刻在石頭上。因為把他的名字刻在石頭上,他的名字和人生會因此不朽!

共 2923 字 1 頁 首頁1
轉到
【編者按】“有人說,石頭與花都是有生命的。花心是花的,因而會一歲一枯榮。石心是誠實的,因而不朽。文字與歷史刻在石頭上,文字與歷史也因此不朽。”作品緊緊圍繞一個字眼“石頭”緩緩展開,因一次文學采風而帶出石頭,再由石頭帶出“擺渡”之石,進而再帶出本文的主角“他”。他是恩師,是“鵝卵石”,更是一位真正的會擺渡的石頭。他“外表看上去斯斯文文,一派文質彬彬的書生模樣,但內心卻是個品性特強的人。他風骨峭峻,鐵骨錚錚,剛直不阿,仗義執言。”“這塊石頭是會擺渡的。歲歲年年,他不僅擺渡自己厚實的人生;朝朝暮暮,也把我們學生一批又一批地擺渡至理想的彼岸。”作品語言老道而溫潤,結構平緩,帶入感極強,能給讀者帶來許多感同身受,散文風格頗為精妙,佳作,推薦文友共賞。【編輯:雪凌文字】【江山編輯部·精品推薦202003250010】

大家來說說

用戶名:  密碼:  
1 樓        文友:雪凌文字        2020-03-24 14:56:31
  欣賞老師佳作,問候安好!
著文寫詩,記錄生活,更是記錄人生!
回復1 樓        文友:嵐亮        2020-03-24 19:02:47
  多謝雪凌社長為小文編輯推薦,辛苦,敬茶!
2 樓        文友:東辰        2020-03-24 15:32:28
  每每讀你,文如其人,心若蓮花,思似高山。魂魄系中堅實美玉石化。金子般靈魂演釋不是圣人而又圣人般說教,欣賞美文與思想者共存。針砭警示之德。
回復2 樓        文友:嵐亮        2020-03-24 19:04:00
  多謝詩人妹妹的金言玉語,向你敬茶!
3 樓        文友:想飛的企鵝        2020-03-24 16:47:52
  太美了,竟然把石頭剖析得出神入化。我也曾寫過石頭,如果在看到老師這篇文之后,估計我那篇文就不會問世了。真的沒法和老師這篇文站在一個水平線上。有時間了我必須把我那篇陋文改改,要不然對不起石頭。
回復3 樓        文友:嵐亮        2020-03-24 19:05:33
  多謝企鵝老師留評。過譽了,我理當向你學習。敬茶!
4 樓        文友:倦鳥        2020-03-25 07:54:04
  這精煉的語言,這層層遞進的鋪展,這厚重的主題。倦鳥來學習。
回復4 樓        文友:嵐亮        2020-03-25 09:08:36
  多謝倦鳥老師美評。向你學習,敬茶!
5 樓        文友:淡泊寧靜社        2020-03-25 08:12:17
   佳作,已向江山精品審核組申報!
淡泊寧靜社
回復5 樓        文友:嵐亮        2020-03-25 09:09:24
  謝謝寧靜!
6 樓        文友:懷才抱器        2020-03-25 16:10:29
  世上的有名的石頭,都做了這塊擺渡石的鋪墊,好一個恣肆的鋪排,太奢侈了!前半部分我以為是小說,驚險刺激,是故事,一塊擺渡石是鵝卵石的變身,如此神奇的變化,源自一次弄船。但做人生的擺渡石,卻是文章的精髓。“必竟”(畢竟)我與嵐亮先生非同學,不然,我汗顏,好在千里兄弟看不見我的愚鈍。這個人物,被嵐亮兄弟寫活了,每一個教師,都應該端正自己的態度和身份,做一塊擺渡石,擺渡學生的人生,彼岸與此岸,距離并不遙遠,因為一塊擺渡石,距離就縮短。我覺得駐景揮戈意義的獲得,十分溫暖,感謝嵐亮文章。
回復6 樓        文友:嵐亮        2020-03-25 18:23:36
  那次頗具故事色彩的過河,已過去三十多年了。我老師說過的那句,至今尚記著。總想把它寫出來,卻一直不到切入點。幾天前似乎有了靈感,便有了此文。
   懷才老師真是火眼金睛,一目望穿我的所思所想,乃至穿越我的思考。多謝了!敬茶問好!
7 樓        文友:懷才抱器        2020-03-25 18:26:14
  我的閱讀口味離不開嵐亮先生的文字了。每篇都給了我驚喜。
回復7 樓        文友:嵐亮        2020-03-25 18:35:30
  是在十八彎時彎出來的感覺呵,不瞞老師說。
8 樓        文友:懸壺        2020-03-25 22:49:33
  恭喜老師文章點精。佩服!
懸壺
9 樓        文友:嵐亮        2020-03-25 23:04:58
  謝謝懸壺社長,向你敬茶!
10 樓        文友:懷才抱器        2020-03-26 04:52:37
  精品美文,點贊稱奇。
回復10 樓        文友:嵐亮        2020-03-26 06:41:34
  謝謝兄臺
回復10 樓        文友:嵐亮        2020-03-26 10:56:37
  謝謝兄臺指點。還發現一個錯別字,算了。
共 14 條 2 頁 首頁12
轉到
手機掃一掃分享給朋友
分享按鈕 篮球竞彩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