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學網-原創小說-優秀文學
當前位置:江山文學網首頁 >> 秋月菊韻 >> 短篇 >> 江山散文 >> 【菊韻】竹綠桃紅的盤龍山(散文)

精品 【菊韻】竹綠桃紅的盤龍山(散文)


作者:友友 秀才,1105.33 游戲積分:0 防御:破壞: 閱讀:1380發表時間:2020-03-24 08:39:35


   最近,疫情肆虐地球村,可鬧心了。歐洲哭了,中東流淚;北美慌了,南美惜命;非洲怕了,澳洲怨美。這可惡的“冠狀”病毒,正如其名,在各村組開枝散葉。雖說內地清零,但境外輸入,天天爆棚,防控形勢不容樂觀。
   國內,各地復工復產率,越來越高。大家一邊戴口罩,一邊促生產。
   我走出戶外,綠化帶的李(樹),早已落白成泥;桃(樹),也落紅滿地,已然是春姑在卸妝。這該死的“冠狀”,讓我宅居了一個春天。今天,總算有了機會,呼朋喚友,去郊野盤龍山散散心。
   晨曦,已顯晴兆。蟄伏了慢慢寒冬的我,去盤龍山透透氣,心里快活著。邀上陌陽、小明,一路說說笑笑,議論著地球村的“新冠病毒”,不知不覺就到了盤龍山山腳。
   說起這盤龍山,生活在黔城的,無人不曉。黔城,它是湘楚大地,沅水上游,一個古老而充滿活力的江南小鎮。小鎮對面的盤龍山,峰峰相連,層巒青黛。灰白的廟宇群,掩映于樹木草莽中。
   盤龍山,我去過幾回,山腰樅林有一石,極類龍首,張著嘴,早沒了傳說中興風作浪的兇相。它眼睜睜地瞅著偌大的盤龍湖,望湖興嘆。這里絕沒人工斧鑿的痕跡,也許它就是盤龍山因而得名的原因。
   傳說這條孽龍,當年在潕水和清江交匯處,肆意興風發難,暴發山洪,卷走了沿岸無數的民宅,奪走了沿岸無數的生命。也不知何年,一個云游和尚,手持鎮妖法杖,掛單于此。那夜,雷鳴電閃,下起瓢潑大雨。旦日,他立廟前,見盤龍湖,孽龍施法,濁浪滔天;滾木巨石,房屋牛羊,裹著泥漿,往下游奔騰。林子濕噠噠的。小塌方,露出紅腫的傷痕。當時,和尚拿起法杖,在盤龍湖與孽龍斗了三天三夜,殺得天昏地暗。百姓見之,擂鼓助威。膽大的,岸邊揭鱗,終將其制伏,鎮于樅林中。和尚離去,囑咐信徒于廟中,每日誦經,方能鎮住此孽障。
   前幾次我去盤龍山,每次都是走大道,從水庫那拾級而上。而這次,路線全新,小明挑選的,從金牛村山嶺小道上的。小道,極類我小時候苗寨柴路,高低起伏,潤而無苔,澀而不滑。坡還是有些峭,須臾就汗涔涔。我憋了一春的寒氣,一坡就走光了。
   山灣幾戶民宅,宅旁細竹叢生,我不知是野生的,還是家養的,小筍已長五寸許。
   小樅林,高于民宅,內多干枝,冠以青黛,綴粉白花蕊。樅林中,多細竹,深綠油油的,纖細而矮小。樅林盡處,便是杉,高挑頎長,內亦多干柴,杉葉鋪就一地。走出杉林,細竹密布,擠軋軋的密不透風。細竹,蠻腰高過人頭,在小道上織成天然的甬道。
   甬道蛇行,峰回路轉,每每讓人驚喜。好久沒見如此細密的細竹林了!
   記得我小時候,苗寨“八寶元”(地名),有如此細密的竹海。每到春筍出土,遍地都是。那時扯筍,一去就是個浩浩蕩蕩的兒童團。為了減輕背負的重量,大家都選擇在細竹林剝去筍殼。你可千萬別小瞧這細竹筍,做成美味佳肴,可好吃了。把去殼的筍肉,大火煮死,曬成筍干,日后與其它食材搭配,亦是上等的美食;也可吃爆竹筍,和些干辣椒,新鮮而味帶青氣;也可煮熟后,浸泡水中,炒臘肉,或清炒,亦是美味佳肴。可惜了,盤龍山的筍,還只零星的冒出幾根……
   竹海在起伏,如波濤在洶涌。那甬道,如時光隧道,在山風呼呼來襲時,扭曲著形狀,仿佛極具彈性,有自行修復的功能。那風,清新而有竹味,給我們汗涔涔的額,送來涼爽。真的,好久沒如此跟大自然親近了。風,一陣陣的,烏鴉也高興起來,在甬道上,“哇,哇”的叫。它們也在享受這大自然的恩惠,高興的鳴叫。不知是誰說,“烏鴉叫,是不吉祥之兆”,我可不這么認為。烏鴉的叫聲,是與生帶來的,它沒得選擇。在這綠海上,它興奮起來,難道就不能快樂的“哇哇”幾聲。聽,它叫的多歡。我聽出來了,它見我們在甬道,問候咱們!
   路,蜿蜒蛇行;甬道,忽明忽暗。索性坐下,略見斑駁的日光。頭頂的山風,不停的搖曳著細竹,想把我們驅逐出去,把個甬道,摁的幾乎變形,但你不用怕,它只會朝一邊扭,不會傷人。細竹雖密,卻不排斥其他植物。刺蓬(植物),是它最親密的戰友,它能把身軀依附于竹,趴在綠海上,任憑風吹雨打。它還能隨竹起舞,風越大,它優美的舞姿就越舒展。還有那白瑩瑩嫩綠的枳木,雖不能爬上竹海,卻能在細竹腰膝間,喜盈盈,甘當配角,幫扶著它……
   走出甬道,立盤龍山一處高點,朝來路俯視那山,那竹林就像附在山上的茅草。真的,不入此山,怎能知“茅草”是細竹。此時,太陽更毒了,風也更大了。仰視,新翻的黃土坡,種滿了小小茶樹。翻過黃土坡,立一最高的小山包,那美麗的桃源村盡收眼底。這里才是盤龍山的最高點。瞭望左前方,桃之夭艷,水紅了西山半邊天;俯視金牛村,一衣帶水,牛氣沖天;鳥瞰右前方,一座現代化的城池黔城,凸現在眼前。
   如你細品,走入桃林,你會誤以為入了王母娘娘的蟠桃園。瞅著那一山山,一嶺嶺的高山黃桃,水艷艷的紅遍了半個西天,真的,太美了!再瞧瞧那桃,一蔸蔸似盆景,像千年精怪樹。此時,如吹來和煦的春風,你定會情不自禁地起舞。遠眺那金牛村,潕水似帶,青幽幽的,與那碧綠的田野相映襯,顯示出春天勃勃的生機。靜臥的黔陽古城,卻有著灰土土的千年蒼桑;活力四射的新城,高樓如春筍般簇新林立。我視線所及,滿眼都是風景,一切都是那么美麗……
   時下的最高點,在一坡樅林午餐。這里樅毛厚厚的,坐上去,如席夢思,富有彈性。小明說,這些樅毛都是殺過菌的,干凈,無毒。樅林遮了陽,卻招來了大風。呼呼,唦唦,由細微漸漸演奏到高潮。一波未去,一撥又來,反復彈奏。那蟬,也不知從哪竄出,攀在高枝,演奏著三重唱。雖都是我熟悉的老腔老調,但此時那“嗡嗡嗡嗡……”的老旦,感覺還不是該它出場的時候;那“西壓死西壓死西壓死……”的小旦,字正腔圓,也不該出來亮相;還有那“乜乜乜……”帶些沙啞的老旦,唱腔走調,也蠻好聽的,也不該此時現身。我對陌陽說:“這蟬聲,讓我感覺夏天已至。”他也不無感慨,不入高山,怎知春沒有蟬鳴?
   我已無法用詞來形容我此刻的心情,除了說美,還是美,美美美!一個人,如果沒有高度,哪來如此開闊的眼界,哪能見如此美麗的風景,更別說那崇高的精神境界了。
   下山,我們沒有原路返回,而是從盤龍山最高點,直下寺廟。廟宇,我們都曾參觀過,也就匆匆別過。廟里的梵音,也無須老和尚誦讀,音響,在賣力地清唱。小明也愉快的哼起了小調,把那冠狀病毒的事,忘到了九霄云外……

共 2490 字 1 頁 首頁1
轉到
【編者按】隨在疫情的慢慢減退,全國的各行各業也在慢慢轉向正常化,人民的生活也在恢復到往常一樣。出外旅行透一透氣,是非常必要的。盤龍山是個不錯的去處,不僅有優美的景色,還有美麗的傳說,作者在給我們做精彩的景物介紹,仿佛在跟隨著他的腳步一起前行。作者的文字優美,描寫精彩。另有一個非常有趣的話題,與作者同行的一位伴侶中,也寫了同一地點的游記,而且,那篇游記也恰巧是本人編輯的。兩篇文章有異曲同工之妙,當是交相輝映的好文!感謝賜稿菊韻,祝老師新的一年創作豐收!【編輯:孤獨小男孩】【江山編輯部·精品推薦202003250008】

大家來說說

用戶名:  密碼:  
1 樓        文友:孤獨小男孩        2020-03-24 08:45:00
  又讀友友老師的好文。美麗的盤龍山不僅有美麗的風景,還有美麗的傳說,讓這篇文章增加了許多的可讀性。文字的代入感非常強,清新流暢,如一泓清流在自由地流淌。期待老師的更多佳作問世!
2 樓        文友:壯溪        2020-03-24 22:57:51
  黔城為楚南上游勝地,風景頗佳,盤龍勝景,千百年為前賢歌詠。友友老師偕友選僻境放浪形骸,自得風景情趣。文字清雅如珠玉落盤,回味無窮。好文!
共 2 條 1 頁 首頁1
轉到
手機掃一掃分享給朋友
分享按鈕 篮球竞彩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