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學網-原創小說-優秀文學
當前位置:江山文學網首頁 >> 風戀碧潭 >> 短篇 >> 情感小說 >> 【風戀】戰士(小說)

精品 【風戀】戰士(小說)


作者:江南小溪 舉人,3600.54 游戲積分:0 防御:破壞: 閱讀:2648發表時間:2020-03-22 21:21:58
摘要:楊瑞這才恍然大悟。就花而言,他是個門外漢,但他多少也聽說過,迎春花怒放,預示著姹紫嫣紅的春天即將來臨。

【風戀】戰士(小說)
   窗外,細雨濛濛,寒風襲人;窗內,燈火通明,溫暖如春。某酒店房間里,一位著駝色羊毛衫的男人,正倚靠在床頭,饒有興趣地翻看著手里的一本雜志。驀然,外面響起了一陣敲門聲,他只得放下雜志下了床。拉開門一看,只見一位著酒店制服的姑娘,朝他急促地說:
   “楊瑞,我剛才接到老板通知,武漢因疫情今天上午10點鐘開始封城,你得趕快走,否則回不了上海了。”
   “是嗎?有這么嚴重?”楊瑞愕然。
   “中央都派工作組來武漢了,還不嚴重?”姑娘說。
   “好的,謝謝你!許經理。”楊瑞朝她抿嘴一笑。
   “我不是跟你說過?別這么叫,喊我許芳就行,我也是打工一族。”姑娘漠然道。
   楊瑞撓著頭。
   許芳抬起手腕看了看表:“現在是8點25分,駕車到高速關口還得要1小時左右,你可要抓緊了。”
   “好的。”楊瑞立即返回房間,趕緊收拾自己的東西。隱約中,他聽見許芳又在敲別的住戶門。
   以最快的速度收拾好自己的物品后,楊瑞提著箱子出了房間。走廊里,他見對面的許芳,手里拿著什么東西朝他這邊走來,他便止住了腳步。
   “把雨衣穿上,口罩也戴上。”許芳命令著,并將東西遞給了他。
   “戴口罩行,穿雨衣干嗎?我又沒騎車。”楊瑞困惑。
   許芳白了他一眼:“你是鋼鐵俠還是綠巨人?都什么時候了還逞英雄?”
   楊瑞尷尬一笑,趕忙放下拉竿箱,穿好雨衣,又戴好口罩,然后朝許芳一揚手,走了。
   “到上海,別忘記告訴我一聲。”許芳高喊一聲。
   若是不知情的人,還以為他們有什么關系,其實什么都不是。不僅如此,他們曾經還是互懟的“仇人”。
   4天前,楊瑞利用休假來武漢,第3次住進了許芳所在的“如海”酒店。前兩次,他是來約會一位叫金嵐的女友,而這次來,卻是要與她作個了斷,討回屬于自己的貴重物品。
   一年多前的時候,楊瑞在一次相親聯誼會上,認識了頗有幾分姿色的武漢女孩金嵐,于是對她進行了追求。金嵐似乎對他魁梧的身材和不錯的職業也很喜歡,所以,互相有了親密的交往。然而好景不長,去年10月份開始,金嵐突然對他冷淡起來,并有意疏遠他。因為彼此不在同一城市,難得一見,所以他當時并沒在意。但之后他發現金嵐越來越不對勁,微信聊天話越來越少,約她到上海來,她總是以各種理由搪塞,最后,索性將他拉黑了。假如沒有經濟上的糾葛倒也罷,因為強扭的瓜不甜。可問題就是他在金嵐身上花了太多的錢,而且又將祖傳的一件寶貝送給了她。這次他貿然來武漢,就是為了這件寶貝。可不但沒要回,反而遭到金嵐父母的百般辱罵和驅趕。
   楊瑞筆記本電腦的桌面,是一張他和金嵐在黃鶴樓拍攝的合影照。那天,他回到酒店,躺在床上時,看見對面打開的電腦上亮閃著這張照片。不由得怒火陡起,順手抓起一只煙灰缸就飛了過去。雖然沒砸著,飛濺的碎片卻將電腦屏劃了一條深痕,而這條痕跡,正好留他與金嵐的中間,形成了一條鮮明的撕裂痕。
   正是由于這刺耳的聲音,驚動了從這兒經過的許芳,她推門想看個究竟,卻被楊瑞無端地轟了出來,并且拋下一句很難聽的話:武漢的女人都不是東西!
   這下激怒了耿直的許芳,她又一次敲開門,指著楊瑞的鼻子罵道:你膽敢再說一遍試試?看我敢不敢搧你。什么叫武漢的女人都不是東西?你是什么東西?我看你們上海男人才不是東西呢!
   楊瑞自覺理虧,扭過頭不敢回嘴,后來他索性躺在床上用被子蒙住了頭。
   晚餐時間到了,吃厭了方便面的楊瑞,打算到餐廳好好撮一頓。可當他剛坐下來看菜單時,許芳突然坐在了他對面,他嚇得一哆嗦,話也不利索了:
   “你……你還有……有沒有完?”
   “不不,楊先生,你別誤會,我是來向你賠禮道歉的。剛才我實在不應該對你那樣無禮,現在想想太慚愧,真對不起!“許芳態度很誠懇。說著,她還站起身,給楊瑞鞠了個躬。
   楊瑞給整懵了,他沒想到會是這樣的結局。慌亂之下,他也站起來,給許芳鞠了個躬。接下來,彼此一番推心置腹,化干戈為玉帛,竟成了坦誠相見的好朋友。
  
   二
   白色的“榮威rx8”,在武漢幾處大道轉了幾圈后,直駛滬蓉高速公路。一路上,楊瑞沒看見一輛公交大巴和出租車,甚至連私家車也難得一見,大街小巷行人寥寥無幾,整座城市似乎被一種恐慌和無助籠罩著。
   “看來,武漢病得不輕。”楊瑞眉頭緊鎖。
   中途,楊瑞在某加油站給車加了一次油。本想繼續驅車,可一看時間,已是中午12點多鐘,心想還是歇會兒再走吧!疲勞駕車總不是事。于是,他將車停靠在服務區,在車里吃了塊面包后,趴在方向盤上閉目養神。僅小憩了一會兒,周圍一輛汽車高音喇叭的鳴笛,突然驚醒了他,頓時睡意全無,他悻悻地罵了一句,然后習慣地看起手機來。在手機上一陣翻閱后,一條新聞突然映入他的眼簾:“上海市衛健委首批支援湖北武漢的醫療隊緊急集合,136位隊員將于本月24日除夕之夜,乘專機去武漢……”同時,新聞下面還配發了一張醫療隊全體隊員的集體合影。雖然都戴著口罩,但他還是從中辨認出一位扎著獨辮的小個子女孩。
   “哎呀!她不就是大學同學阿秀嗎?她怎么也去武漢了?”楊瑞有些驚訝,因為阿秀一直是瘦瘦弱弱的,個子連1米60都不到。他頓時感到五味雜陳。他記得在大學時,他沒少和同學私下嘲笑過阿秀,說她干癟得像根木柴,怎么會學醫的?恐怕當了醫生,連醫用器材都搬不動。卻沒想到,她不但當了醫生,而且擔當了如此重任,真可以呀!
   楊瑞感到了壓力。他想不下去了,索性放下手機,又發動了車子。
   當晚7點左右,楊瑞駕車終于到達了自己的住處:一間只有簡單家具的小屋。屋內,他迅速脫去雨衣和羽絨服,用肥皂仔細洗了一遍手后,滿臉疲憊地倒在了床上。僅片刻,他又支起身體跑到了衛生間。正當他刷牙洗臉時,門突然開了,親姐姐楊柳一手拿著鑰匙,一手提著個馬甲袋,正欲往里走。他頓時臉色陡變,大喝一聲:“姐,你別進來,就站在門口。”說著,他急忙走出衛生間,又穿起羽絨服和雨衣,并將口罩扣在了臉上。
   楊柳莫名其妙,瞪著眼睛:“你搞得跟防化兵似的,干什么呀,你?”
   “我剛從武漢回來,怕病毒傳染給你。”楊瑞解釋。
   “戴口罩就行,也不至于弄成這樣啊?”楊柳嘀咕。她忽然想起什么,臉一抬,“哎,那翡翠手鐲要回來沒有?”
   “我去了兩次,連金嵐的面都沒見著。”楊瑞怯怯地說。
   “這么說,你這次是白去了?我當初就提醒你,別太早給她,你偏不聽,這下可好,肉包子打狗,有去無回。”楊柳氣得將手里的馬甲袋往地上一摔,里面的東西“嘩啦”散了一地。
   “姐,要不,等春節過后,我再去一次?”
   “呸!人家不想給你,你去一百次也沒用。”楊柳臉色鐵青,狠狠地盯著弟弟的臉,“如果是一般的東西倒也算了,可這翡翠手鐲是老祖宗留下來的寶貝,你怎能這樣隨便?”
   楊柳憤然地說著,見弟弟耷拉著腦袋一副可憐相,于是軟了口吻:“事已至此,也只能以后再說。不過,我得警告你,以后無論做什么都長點腦子,過年后你就是38歲的人了,別老讓人操心。”
   楊瑞惶恐地點了點頭,然后又走進衛生間,繼續刷牙洗臉。
   楊柳俯身拾著散落的東西,忍不住又嘀咕起來:“不是我說你,當初你和阿秀搞對象多好?人家雖然瘦小些,但多能干?里外都是一把手,你還嫌這嫌那的。你看看人家現在,兒子都進幼兒園了,你還單著。”
   “姐,你是怎么知道的?”楊瑞納悶。
   “她兒子就在我幼兒園上學。阿秀現在可了不得,年紀輕輕的,就當上了呼吸科的副主任醫師,可你呢?到現在還是普通醫生。”
   說者無意,聽者有心。姐的話,像一根鞭子狠狠地抽著楊瑞,讓他無地自容,他真想鉆到床底下躲起來。
  
   三
   小年夜至初六,楊瑞一直呆在自己的小屋隔離,沒敢出去。因為醫院休假,他無法做檢查,只能“窩”著。終于熬到初七上班,他迫不及待地趕到自己所在的醫院,讓認識的呼吸科醫生,給自己做了個“CRP”、“PET”等血液常規檢查,并拍了張CT,結果一切正常,完全沒有新冠病毒的血象特征,他這才放下心來。
   楊瑞察覺到,這幾天醫院內外發生了很大變化。很多地方都拉著有關支援武漢抗擊新冠病毒的橫幅,所有在醫院進進出出的人員,都佩戴著口罩。與此同時,他發現各科室醫護人員明顯減少,就連他所在的皮膚科,護士也減少了3位。他立刻明白,這些都與組建醫療隊有關,而自己此時似乎成了局外人。他考慮再三,覺得自己不能總落在別人后面,于是去了趟院長辦公室,將自己報名的意思,說給了負責此事的劉副院長。
   劉副院長笑了,從抽屜里取出一份表格遞給他:“你自己看吧!”
   楊瑞拿起表格一看,怔住了,因為表格上全都是報名去武漢的醫護人員,有他熟悉的,也有他不熟悉的,填滿了幾張表格,甚至表格后面還粘著好幾張“請戰書”。
   “院長,這么說,我報不上了?”楊瑞有些失望。
   “沒辦法,報名的人實在太多,我不可能讓全都去吧?再說,你們皮膚科醫生,離去武漢好像還遠點。”劉副院長朝他聳著肩膀。
   楊瑞很無奈地走了。不過,他沒死心,還是三天兩頭地往院長辦公室跑,盼望自己能撿個“漏”。嘿,工夫不負有心人,一周后,他還真撿著“漏”了。由于下一批去武漢的醫療隊,需要增派兩名男護士,而醫院里根本就沒有。這消息傳到他的耳朵里,他頓時興奮起來,立馬跑到院長辦公室,要求留一個名額留給自己。
   “小楊,你是醫生,這護理工作,好像與你沒關系吧?”劉副院長笑笑。
   “劉院長,沒騎過驢,但也見過驢跑吧?我雖然沒做過護理工作,但護理方面我多少也懂點。”楊瑞沖動地說。
   “光懂點沒用,要拿得出手。再說,支援武漢的護理工作很繁重,不單單是配藥打針,你行嗎?我怕你到那里,再被人家退回來。”劉副院長半真半假道。
   楊瑞有點生氣,隨手拿起辦公桌上的一根大頭針,猛戳自己的手指,在一張空白紙上寫起“血書”來。這下嚇壞了劉副院長,他制止了楊瑞,最終還是同意他參加下一批的醫療隊。
   總算能去武漢了,楊瑞著實興奮了一陣。但興奮之余,還是有些擔心,因為明天上午就得去市里報到,接受為期兩天的護理培訓考核。這對于已在護士崗位的護士來說,不成問題,但他畢竟沒直接做過,心里有點不踏實。于是,為了有個準備,他提前下班回家,尋找一只1TB的移動硬盤。硬盤里面有他多年收集的醫學方面的珍貴資料,其中也包含部分護理工作方面的操作案例,他想作個參考。可是找了好久,也沒找到那只1TB的移動硬盤,他頓時沒了方向。失望之際,他突然想起自己曾經在酒店使用過移動硬盤,會不會掉在酒店里?于是,他抱著一絲希望,用微信語音聯系了許芳。
   許芳過了好久才回復他:“有,你把它掉在了床底下,幸虧你走后房間一直空著,否則還真難說。”
   “好,太謝謝你了!”楊瑞心里一陣驚喜。
   “你這么著急找它干嗎?有事嗎?”許芳問。
   “你問對了,是有急事。”楊瑞忙將自己參加醫療隊的事情說了一遍。
   “是嗎?早知道這樣,你當時還不如不回上海呢!”許芳咯咯一笑。
   “我不回上海,到你家過年行嗎?”楊瑞玩笑道。
   許芳沒吱聲。楊瑞以為她不開心,就轉移了話題:“那你會玩移動硬盤嗎?”
   “你是不是讓我拷一些資料給你?”許芳突然冒出一句。
   “太聰明了,你簡直就是天才。”楊瑞哈哈一笑,趕緊將要求說了一遍,并將自己的郵箱地址發給了她。
   沒過多久,許芳真的通過郵件,發來了他急需的那些材料。楊瑞看著這些材料,心里一陣贊嘆:沒想到這位貌不驚人,卻有著男人脾氣的武漢女子,居然還有這本事?他后悔剛才不該問她過年的事,讓她難堪。因此,他在下線之前,又留了條語音:“對不起,剛才我是開玩笑的,你別當真。”
   沒想到許芳沒下線,立刻回復:“我知道你是開玩笑的。不過,我確實沒有家,所以沒法回答你。”
   “是嗎?你一個堂堂的酒店經理,怎么會沒有家?”楊瑞很吃驚。
   “唉,怎么說呢!一言難盡。你如果愿意聽,我就告訴你。”許芳爽快地說。
   “那感情好,愿聞其詳。”楊瑞很高興。
   于是,許芳竹筒倒豆般似的,將自己的身世說了一遍。
   原來,許芳從小就是個孤兒,在她出生一周時,就被父母拋棄在黃石某居民小區門口。大冬天的早晨,裝在紙箱里的她,身上僅裹著一條毛毯,被凍得渾身發青。幸虧被路人發現,趕緊送到了醫院搶救,才算保住了一條小命。康復后,她被送進了市福利院,在那兒生活了5年后,又被一對一直未能生育的中年夫婦領養。起初,這對夫妻對她還不錯,生活無憂無慮。但在她7歲那年,夫妻倆突然生了個兒子,她于是失寵,命運也發生了徹底的變化。之后,許芳不僅吃不飽穿不暖,而且經常被養母辱罵毆打。直到許芳讀初一那年,養父母因感情問題離了婚,她竟成了沒人管也沒有家的流浪兒。后來有關部門出面,她才暫時住進了當地的養老院,直到她初中畢業外出打工為止。

共 14102 字 3 頁 首頁123
轉到
【編者按】做為皮膚科醫生楊瑞為了找女朋友金嵐要回祖傳寶貝去了武漢,認識了酒店大堂經理許芳,怎奈呆了幾天新型冠狀肺炎的襲擊,許芳告訴楊瑞趕緊撤離武漢,回到家的楊瑞知道這一切后,回到醫院要求支援武漢,不巧報名的人太多。在楊瑞執意要求下,劉副院長安排了一個護理名額,通過努力楊瑞合格成為一名支援武漢的男護理,與隊員一起坐飛機到武漢,和隊員下榻的酒店正好是許芳所在的酒店。因為方艙醫院的調整,楊瑞離開原來的酒店,住到了別處。為此,許芳所在的酒店只好關閉,為了武漢疫情許芳做了志愿者去送便當。楊瑞辛辛苦苦做著護理·沒想到在接待新來的患者時,遇到被感染的前女友金嵐,既驚訝又欣喜,而在這個時候遇上真是不巧的無奈,楊瑞理智地克制自己而堅守自己的職責。經過一段時間治療,金嵐被治愈出院,那天楊瑞輪休,再次錯過開口的機會。卻不想第二天收到一個快件,是500只口罩和自己想要回的那件翡翠手鐲。楊瑞心里一直惦念著許芳,可發的信息,總是沒有回音。有一天楊瑞正在方艙醫院忙的時候,突然有電話振鈴。由于穿著防護服不便接聽,待晚上下班后一看是許芳的未接來電,回撥過去聽到許芳有氣無力和喘氣的聲音,許芳告訴楊瑞她被感染了,并托楊瑞去看看她女兒。楊瑞在阿秀及醫療隊長幫忙下,打聽到許芳因病情惡化已經去世。楊瑞沒有隨完成任務的醫療隊撤離武漢,而去接許芳的女兒。整篇小說構思精巧,鋪墊沉穩,語言結構嚴謹,故事陳述和小說鋪墊恰到好處,讀完這篇小說不由得心靈一震,在大是大非面前如何取舍,告訴我們一個做人的哲理。欣賞佳作,問候老師。感謝賜稿,力薦共賞。【編輯:風戀落花的孤獨】【江山編輯部·精品推薦202003240006】

大家來說說

用戶名:  密碼:  
1 樓        文友:風戀落花的孤獨        2020-03-22 21:23:16
  欣賞拜讀老師力作,為佳作點贊,問候老師。
用文字慰藉心靈,放飛夢想。
回復1 樓        文友:江南小溪        2020-03-23 10:14:15
  多謝風戀總編這么快就編發好我的拙作,辛苦了,在此敬茶一杯。
2 樓        文友:風戀落花的孤獨        2020-03-22 21:23:44
  小說鋪墊沉穩,小說語言結構嚴謹,故事陳述和小說鋪墊的恰到好處,讀完這篇小說不由得心靈一震,在大是大非面前如何取舍,告訴我們一個做人的哲理。欣賞佳作,問候老師。
用文字慰藉心靈,放飛夢想。
回復2 樓        文友:江南小溪        2020-03-23 10:20:14
  雖然小說可以虛構,但我這篇《戰士》,很多材料都是真實的。為了寫這篇小說,我看了不少有關全國各地支持武漢醫療隊的感人故事,甚至查閱了武漢當時的天氣狀況。
3 樓        文友:風戀落花的孤獨        2020-03-22 21:24:33
  期待老師更多的佳作呈現,在咱們社團繼續演繹您的精彩,順祝老師康健,快樂永遠。
用文字慰藉心靈,放飛夢想。
回復3 樓        文友:江南小溪        2020-03-23 10:35:20
  楊瑞與許芳的關系,不是小說的主線。小說的主線,也就是主題,主要是反映支援武漢抗擊新冠病毒的各醫療隊隊員的感人事跡,楊瑞只是其中的代表之一。戰士,不單單指解放軍,也可以指奮戰在沒有硝煙的疫情戰場上的戰士。楊瑞是戰士,許芳也是戰士,還有阿秀楊柳等千千萬萬為武漢為防控疫情辛勤工作的人,她們也是戰士。
4 樓        文友:云舞藍天        2020-03-24 08:25:00
  疫情當前,不顧自身安危的醫生甘愿去武漢做護理工作,由此發生了感人的故事。其實在這場抗疫戰爭中,涌現了許多奮不顧身的英雄,盡管大家在不同的工作崗位,他們都在發熱發光,他們是最美麗最可愛的人,向他們致敬!
回復4 樓        文友:江南小溪        2020-03-24 14:21:24
  謝謝云舞藍天的光臨及點評!
5 樓        文友:碧潭飄雪        2020-03-25 11:40:07
  恭喜祝賀江南小溪老師小說佳作獲得精品!也祝賀社團!期待小溪老師佳作繼續呈現!感恩江山領導和評委支持,辛苦了!問好祝福各位老師春祺文安,創作愉快!
碧潭飄雪
6 樓        文友:碧潭飄雪        2020-03-25 12:50:00
  小說講述發生在疫情期間的感人故事。主人公楊瑞因前女友金嵐的冷淡,意識到分手的結果,便去武漢找金嵐要回祖傳寶貝翡翠手鐲,卻不巧碰上疫情爆發。酒店經理許芳通知他武漢即將封城的消息,讓他趕快離開,為故事開端。而后圍繞著楊瑞的生活與心理軌跡,穿插與許芳的相識過程,回上海后作為決定請愿支援武漢做一名疫情阻擊戰的戰士,如愿成為馳援武漢的醫療隊中一員,在方艙醫院巧遇前女友金嵐等情節,推動故事發展。楊瑞決心與許芳發展關系大膽追求時,卻遭到對方委婉拒絕,并從此杳無音信,正當楊瑞著急焦躁時,接到許芳電話告知她被感染了新冠病毒,并托他去看看自己的女兒,把故事推向高潮。經過醫護人員的艱苦努力,患者不斷被治愈出院,方艙醫院完成任務接連休艙,各地醫療隊開始撤離武漢。當上海醫療隊撤離時,阿秀不見楊瑞,去酒店房間叫他,他歇斯底里地喊叫“我要去接我的女兒”,故事戛然而止,留給人們諸多思索與感動!通過這個用愛串起的故事展現了在大災大難面前,拋棄個人利益,以國家和集體利益為重,眾志成城,共度時艱的偉大精神。小說立意高遠,構思精巧,故事曲折起伏,感人至深,文末的留白給讀者無限的想象空間。佳作拜讀!感謝四哥賜稿支持風戀碧潭社團!期待更多佳作呈現!問好祝福四哥春安吉祥,創作豐碩!
碧潭飄雪
回復6 樓        文友:江南小溪        2020-03-25 18:41:07
  多謝飄雪社長光臨,并留點評,辛苦了,敬茶!
7 樓        文友:小不點        2020-04-05 10:41:34
  疫情,見真情。好事似壞事,壞事是好事,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只是人情在,真情在。小思想化作大情懷……
   感恩老師的傳遞
回復7 樓        文友:江南小溪        2020-04-06 10:19:22
  多謝老師的光臨,并留評。敬茶遠握!
共 7 條 1 頁 首頁1
轉到
手機掃一掃分享給朋友
分享按鈕 篮球竞彩app